退休教师赵德馨的维权之路:知识必须得到尊重

2021-12-19 07:24 来源: 澎湃新闻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退休教师赵德馨的维权之路:知识必须得到尊重 视频来源:央视新闻(07:41)

年近九旬、研究了大半辈子经济史的退休教授赵德馨,最近因为一场官司,引起公众关注。由于状告学术资源网络平台中国知网侵权并取得胜诉,他的维权行为,也在本周引起了其他学者的效仿。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 赵德馨:我主编的一本《中国经济史辞典》,被知网制成电子版利用,这个是我自己修改的《中国经济史辞典》,我的助手要用电子版,我说以我的名义,以作者的名义问知网要一个,知网不给,而且你要下载,一本26块钱。这个事就把我搞得生气了。我们创作的东西一分钱不给我,我下载我要利用,你还要问我要钱,这个太不合理了。

赵德馨发现,自己还有百余篇论文被中国知网擅自收录,于是以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为由起诉,并累计获赔70多万元,与此同时,他的文章也被知网同步下架。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 赵德馨:我有些文章是和别人合作写的,法院要判决文章的时候,还要合作者的授权,这些合作者80%以上是支持我的,还有两个人不干预,实际上就是不太支持我。他们担心知网下架他的文章,担心知网不再收录他的文章,意味着他的文章得不到学校的承认,因为有的学校,老师写的文章发表到刊物上,知网上查到才算数。

虽然赢得了官司,知网也在公开回应中向赵德馨致歉。但面对这家国内体量最大的学术资源平台之一,文章被悉数下架,也意味着赵德馨的研究成果难以被受众下载使用,在他看来,这并不是双赢的结果。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 赵德馨:我现在有工资收入和学校给我的补贴,我现在休假了还返聘我,还有返聘金。打这个官司不是为了钱,目的不是钱,是对我的尊重。过去知识交流很困难,写个论文收集资料,就是纸质的一个字一个字地抄。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 赵德馨:我从九十年代开始用电脑,我觉得变化太大了,革命性的变化,给我们提供了很大方便,加快了科研进程,加快了知识交流进程。我刚开始打官司我老伴都不同意,大家都不要钱,你这样何苦,因为我们文章都在上面,知网还替我们传播了,我们最初是高兴的,是感谢知网的。

在信息匮乏的年代艰难求索过,赵德馨比常人更渴求知识的交流变得通畅,在信息技术给学术资源赋能的今天,知识的创作者、使用者,以及他们之间的平台,三者关系能否理顺,也会影响到学术的创新与发展。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 赵德馨:知识创作者应该得到一点收益,转载的平台应该得点手续费和利润,合理的利润,不是暴利,使用者应该交一点知识的使用费,在这三点中间,知识使用者的费用应该降到最低水平,因为他们大多数是大学生和研究生,年轻的教师。现在是给知识创造者不付费,给知识使用者高价格。你必须尊重知识、知识产权和知识分子,这是知识的创作者,也要保护知识使用者的权益,也要成为知识分子的朋友,有利于知识的传播,起到学术交流平台的真正作用。

翻开知网母公司的财报不难发现,去年,知网年收入超11亿,毛利率近54%。以硕士、博士论文为例,被知网收录,作者能获得百余元的报酬,但每下载一次,平台就能收取15至25元一本的费用,高盈利的背后是作者的微薄收益。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 赵德馨:创新的前提就是要知识产权受到保护,就感觉维权不只是我个人的事情,我还有教授的责任,我懂得国家现在处在什么地位,特别是经济发展处在什么地位,学术性发展处在什么地位,这个我是了解的。这样的情况下,需要有一些人突破发展的障碍,需要有一些人声张了公正、尊重了知识,尊重了知识也是尊重了知识分子。更大的意义是,有利于创新战略的落实,有利于我们国家的发展,这个意义不能低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