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光华管理学院虞吉海:社会网络有利于企业创新

2021-12-19 12:46 来源: 市场资讯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虞吉海:社会网络有利于企业创新

来源: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12月18日,由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主办的第23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在线举行。本届论坛以“跨越山海 预见未来——以研究服务国家战略与经济社会发展”为主题,北大光华多名教授与学子围绕经管领域和商学教育的热议话题进行分享与探讨。论坛展示了光华管理学院在以“立德树人”为中心,推动学术、学科、学人建设方面的成果与所思。

“‘十四五‘规划把科技创新放在了前所未有的重要地位,从经济学角度来讲,技术进步就是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知识被作为投入品用于生产时,它就会产生强大的正外部性,从而导致规模报酬递增的出现,持续的经济发展才有可能实现。从国家角度来看,不仅要实现‘卡脖子‘工程,也要关注企业层面的创新。”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虞吉海教授表示。

他认为,企业间的社会网络有利于企业创新,但这个网络主要是基于现代教育体制下的校友网络,而不是传统文化上的老乡关系。同时,企业内的社会网络不利于发明性的创新。

“某种程度上来讲,距离产生美。”虞吉海说,在不同企业之间,社会网络有利于企业创新,但企业内的社会网络可能不利于发明性创新。

以下根据演讲实录整理: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今年发布的“十四五”规划把科技创新放在了前所未有的重要地位。从经济学的角来讲,技术进步就是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经典的索洛模型认为,除了劳动力和资本,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是维持经济长期增长的最关键因素。

2018年的诺贝尔奖得主Paul Romer在内生增长理论中也提到,当知识被作为投入品用于生产时,它就会产生强大的正外部性,从而导致规模报酬递增的出现。一旦有了规模报酬递增,持续的增长也就成为了可能。所以从国家角度来讲,不仅要实现国家层面的“卡脖子”工程,也要关注企业层面的创新。企业创新有内部研发因素,也有外部资源因素,还有政策因素的作用。

企业间的社会网路有利于创新

虞吉海通过中国专利申请量和授权量,分析了企业创新如何受社会网络的影响。“下图蓝色的曲线是中国专利申请量的趋势图,2006年以后中国的专利申请量急速增加,到2018年,中国的专利申请量大致等于全世界其他国家的总和。”他分析,一部分原因是2006年开始,“十一五”规划把科教兴国作为基本的战略目标,纳入了地方官员的考核体制中,企业如果申请专利的话,会得到税收优惠和直接补贴。

但去掉这个因素之后,企业的创新如何受社会网络的影响,特别是供应链上的社会网络的影响,值得探究!

事实上,社会网络的研究在经济学、社会学等各个学科里面都已经有很大的应用了。虞吉海举例说,“下图左一是高中生的交友网络,可以看到学生的成绩和行为如何受朋友的影响。中间的图是投入产出网络,我们看一下如果某个行业有供给冲击的话,是如何传递到整个宏观经济的,如果这个行业是节点行业,那整个宏观经济都会受到影响。最右边的图,是公司董事的网络图,可以看到公司各种业绩如何受网络关系的影响。”

再来看上市公司2008年-2019年的数据,包括企业特点、专利申请量、授权量、专利之间的引用量。虞吉海认为,因为专利分为三种基本的类别,发明、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其中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属于非发明,对经济长期的促进作用来讲,其创新性没有发明那么重要。

除专利数据外,还有上市公司的供应链数据。“我们有一个基于每家上市公司前5位客户的网络,同时还有一个基于高管的教育背景和工作经历的校友网络、老乡网络,以及同事网络。”虞吉海表示,想看一下这些社会网络对促进企业创新有什么样的作用。

一方面,校友关系对企业的创新有很大的促进作用。而校友又分为两种,一种是弱校友,也就是说大家只是一个学校毕业的,不一定是同班同学;另一种是强校友关系,就是同班同学。虞吉海表示,强校友关系更加有利于促进企业的创新。

究其原因,是校友关系的存在,对知识溢出和合作研发有很大的促进作用。虞吉海分析道,“对知识溢出的作用,我们是基于专利的引用数据得到的;对合作研发的作用,则是基于专利的共同申请得到的。一般来讲,如果大家是校友,可能有母校共同的文化烙印,在知识的传递和信息的沟通上可能更加流畅,从而有助于企业的创新。”

企业内社会网络不利于发明性创新

中国在某种程度上是讲人情社会的,在人情社会中,老乡关系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但相较于现代教育体制下的校友关系,基于传统文化的老乡关系对于企业创新的作用似乎并不那么重要。

根据初步的数据分析结果,虞吉海认为,在现代环境下,高管之间的老乡关系对企业的业务发展有着很大的作用,但对企业创新并不太重要。此外,高管之间的过往同事关系对企业创新是重要的,但没有校友关系那么重要。

具体来看,不同的校友关系对企业创新的作用也是不同的。985高校的校友网络对企业创新的影响较大,地理距离越近对创新的影响更显著。“我们发现国企的CEO更加注重关系,这种校友关系的对科技创新的促进作用可能更加强化。”他说。

有趣的是,商科校友对企业创新的促进作用比理工科校友更大一点。“这可能是因为理工科的同班同学,大多研究方向一致,没有学科交叉的优势;而商科背景的同学,更加注重从非正式的关系网络中获取有利于企业创新的知识和信息。”虞吉海称。

从个人层面的数据来看,企业内的社会网络,比如说企业内的校友关系对企业创新的作用有时可能是负面的。虞吉海表示,发明人和企业高管合作,一起署名的话,有利于得到晋升。这里有两个现象,第一,无论是否与高管合作署名,作为发明人,如果和高管是校友,得到的晋升概率就更高;第二,如果是校友关系,发明人和高管的合作更倾向于那些策略性的创新,而不是发明创新。因此,校友关系在企业内部里,可能存在着创新方向和晋升机制的扭曲。

“我们的结论是,企业间的社会网络有利于企业创新,但是这个网络主要是基于现代教育体制下的校友网络,而不是传统文化上的老乡关系。同时,企业内的社会网络有可能产生一定程度上的裙带关系,不利于发明性的创新。”虞吉海说。